科学
世界

10种未来可能发生的灾难

“在这样一个世界……”

灾难片的预告往往会用这句话开头,然后是两分钟慢镜头:房屋倒塌、火球和浓烟,再配上一些具有表现力的特写镜头。这样拍是有道理的。无论是来自太空的危险、自然力的失控,还是人类自大行为的恶果,都令人惊心动魄——很容易感染那些没有经历过大灾难的观众。

但真正的灾难并非一些简单因素造成的孤立事件或是有解的难题,它们不会随着字幕的滚动而结束。这些灾难也不能用规模的大小来衡量。界定一件事是不是灾难,取决于社会灾害防备工作和善后能力如何。拥有疫苗、急救队和预警系统有助于灾后恢复,但贫困、腐败和蒙昧会使其演变成大灾难。

无论好坏,高科技和人对生与死前所未有的控制,使得人类未来面临的灾难很有可能与传统灾难截然不同。当我们面对这些灾难时,且让这些新鲜感成为我们振作起来应对的动力。

10. 基因操作失误

10

图:科学家手持的试管中装着DNA,这些DNA将用作干细胞基因修饰

自核武器以来,基因操作显然又是一项“释放出瓶中恶魔”的科技,让我们且谈谈它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一 开始,伦理学家和科幻小说家们就表露出担忧,担心人类对基因操控的野心会突破我们现有的伦理保障。最初我们还能用这项技术目前花费过大且尚不成熟来宽慰自 己,然后将剩下的忧虑寄希望于人类顽强的生命力和良好的适应性。但随着类似CRISPR-Cas9和TALENs这样一类更为新型的技术的开发,基因操控 从使用枪管注射发展为激光切割,曾经需要数年、花一大笔钱才能完成的操作,现在只需要几周和几千美元就可以完成。

好的方面是,这项技术使我们能够改造作物基因组使其能抵抗真菌,或者使蚊虫基因b不再携带疟疾。但用以往的操作方法改造的基因最终会在人群中传播开来,新技术又能够调节那些“自私”基因,从而使组织细胞将修饰基因传递给后代。也就是说,基因操作上的一个小错误可能使全人类走向灭亡。

2015 年4月,中国科学家使用CRISPR-Cas9技术来培养一个无法存活的人体胚胎,科学家们呼吁在早期阶段就应该将基因冷冻。出于伦理上的原因,许多杂志 拒绝报道这类研究。但生物伦理学的发展确实有使技术发展滞后的倾向,谁会知道一个伦理意识减弱的政党会做出什么尝试?

9.全球流行性疾病

9

图:利比亚首都蒙罗维亚工作人员抬着一个埃博拉感染者

席卷全球的生物因素,可不仅仅只有人类。

还记得2014年4月非洲西部埃博拉爆发时引起的恐慌吗?这一高危病毒传播的速度和范围都令人恐惧,当时的预防工作也是糟糕透了。你一定记得,因为就在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埃博拉疫情已经结束后不久,又有人因埃博拉病毒死亡。

从历史角度而言,不时的流行病可能是件好事,至少对于幸存者来说是件好事。除去流行病对人们造成的痛苦记忆外,流行病可以让穷苦劳工对未来有更好的憧憬,还有助于当地生态的恢复,只要它们不造成大范围死亡。灾后,人们有机会深刻认识到社会是如何运转,基础设施征税又是如何严重超出自己的承受限度,使他们不得不在工作之余照顾家人。

但如果某种疾病导致地球80~90%的人口死亡,就会破坏地球原有的平衡,对社会以及科技方面造成无法恢复的冲击。随着旅行人数的增多,人对环境的改造以及和各种动物亲密混处,都将增大疾病传播的可能性。

那么全球流行性疾病多久出现一次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根据对过去几个世纪流行病的分析,粗略估计每10~50年会爆发一次,最近一次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2009年和2010年间流行的艾滋病。这意味着,你余生之年还会遇见另一场全球流行性疾病。

8.日冕物质抛射

8

图:日冕物质抛射会造成大规模的停电和饥荒。

日冕物质抛射(CMEs),来自太阳日冕的等离子体和磁场的爆发,与流行病有许多共同点。它们遵循着一个周期,尽管抛射的规律非常普遍(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每11年左右爆发一次)。它们也会带来变数,存在潜在的灾难性破坏,但破坏规模中的一部分取决于人类的连通性。

1859 年业余天文学家理查德·卡林顿(Richard Carrington)观察到太阳耀斑,这预示着地磁风暴将要来临。磁化等离子体的爆炸会给地球带来地面电荷,而这些电荷能连续几日为电报传输供能。自那 时起,天文学家们就对类如“卡林顿事件”(强大的太阳风暴)的事件和日冕物质抛射日益关注起来。

迄今为止我们一直都很幸运。2003年10月磁场调整的变动对日冕物质抛射产生很大的影响。尽管如此,它通过对航空、卫星和电网进行干扰,造成了数百亿美元的损失。2012年7月我们几乎错过了另一个日冕物质抛射。

在 最坏的情况下,日冕物质抛射可能导致大陆电力中断和GPS卫星的瘫痪。这将意味着无法社交、冷藏失灵、燃料或水泵供应不足、多达万亿美元的损失和数不清的 伤亡。一些专家预测到这种中断最多持续几个星期。但是快速的改变被证明是不可能的,正如一些人所担心的,日冕物质抛射产生的接地电流会篡改所有变压器。在 这种情况下,社会崩溃和大规模饥荒将会变成现实。

7.磷矿

7

图:云南磷化工集团的产地。我国磷矿资源十分有限,主要用于生产化肥。

说到大规模的饥荒,你知道理论上地球最大的人口承载力是多少吗?这主要是受可用太阳辐射的限制,但除此之外我们将会受到其他的限制。

在 18世纪,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担心粮食供应无法跟上人口的过快增长。当时许多学者无视他的警告,到了在20世纪初,由于缺乏硝酸盐和氨,粮食危机出现。德国化学家弗里 茨·哈伯( Fritz Haber)和卡尔·博施(Carl Bosch)花费很久才设计出一个可以从空气中提取氨气并将其转换成肥料的程序。

如今出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营养短缺现象——磷的匮乏。我们的身体需要磷提供运动的能量、构建细胞和DNA。但在30年至40年内磷将供不应求。推进生物燃料的使用只会加深危机。

目前,在人和动物的废弃物中大量的磷被丢失。残留的大部分被丢在垃圾桶或在农场径流中被冲走。回收这些资源或花费一些时间寻找新的资源,但是任何东西都是有极限的——甚至地球的慷慨赐予。

6.温盐环流停止

6

图:气候变化可能会破坏全球海洋环流,进而导致一次大灾难。

像大多数自然机制一样,全球气候系统有一定的内在平衡力。但一旦超出一定限度,强制因素,或者说影响气候的环境过程,就将接管全球。这造成的后果可能会改变今后几十年或几个世纪的气候。

全 球气候变化让北极冰层融化得太快时,一个噩梦般的场景就逐渐出现了。随着淡水遍布北大西洋,导致对全球环境至关重要的一个全球环流——温盐环流(THC) 停止。温盐环流依靠海水的温度和含盐密度驱动,其流动有助于在世界范围内输送热量。例如,大西洋海面的水流在佛罗里达州附近升温,之后从东北方向流向欧 洲,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伦敦为温带海洋性气候,即使它与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和乌克兰的首都基辅纬度相同。

研究表明温盐环流曾经停止过,原因可能是大量淡水在冰河时代的聚集。这种停止是否是由于气候变化产生仍不十分清楚,但大量数据表示温盐环流更可能会减速。

然而,在最坏的情况下,结合其他气候变化的压力,一个小冰期的影响可能会直接与地震挂钩。

5.卡斯卡地亚超级地震

5

图:一个人在调查2011年日本地震和海啸的毁灭性后果。

流 行文化可能会告诉我们,终有一天加利福尼亚的圣安德烈亚斯断层将会让金州(加利福尼亚州的别称)沉到太平洋里去(而实际上它不会),但至少这已经让我们意 识到逼近加利福尼亚的巨大威胁——将来地震的震级或许为8级甚至更大。我们不能把它与曾经威胁美国西部和加拿大卡斯凯迪亚地震等同。。

在地 震多发的加利福尼亚南部,我们至少可以用抗震建筑和急救准备方案应对地震。相反,卡斯凯迪亚地震带,一个长达620英里(1000公里)的区域,胡安·德 富卡板块(Juan de Fuca plate)在北美洲板块之下的地方。其地震的休眠期足够让不警觉的咖啡迷在别处无忧无虑地建造新家园。

想 象一下超级地震会以怎样的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我们只需要回想,类似的事件曾影响了环太平洋火山带的另一边——日本。2011年日本东北海域9.0级大地 震与其引起的海啸造成了18000人死亡,继而引发了福岛核危机,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美元。所有这一切发生在一个地震多发的地区,该地已经发生 过多次大规模的地震。

大规模的地震和海啸在未来半个世纪中,有十分之一的概率会袭击太平洋西北部。以目前的防范意识和状态看,这种灾难将会 粉碎5号州际公路通道,造成数千人死亡,使数百万饥馑难民无家可归。情况如此的可能性较小,但毁灭性的地震在同一段时间发生的概率有三分之一。不管怎样, 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4.小行星杀手

4

图:2013年,一颗流星的冲击波袭击了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造成数百人受伤,毁坏了这个当地的锌工厂

对于那些容易发生的自然灾害,大自然早就给出了预兆。看看恐龙时代就知道了。

2013年2月15日,一个条纹状火球穿过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的上空,在空中爆炸,地面窗户震得粉碎。这近乎是一场灾难,要是在地面爆炸,数万人可能会遇难。无论如何,该事件证明了地球与小行星之间的游戏就像俄式轮盘赌一样,永远不会结束。

该 事件发生的几个小时之后,天文学家观察到一个比车里雅宾斯克州大三倍的太空岩石,这块巨大的岩石威胁着地球及其人造卫星。假使这个“城市杀手”落在了一个 人口密集的城市,比如纽约,它就会直接摧毁市中心,间接摧毁附近的高楼大厦,火花四溅数小时。短期内死亡人数就会达到数百万。

当然,水占了地球表面的71%,并且许多大型内陆地区仍然人烟稀少。因此,如果这种巨型石头撞击地球,它在人口密集区降落的概率极小。但是一个国家的毁灭者或者行星杀手总有一天会来,或许我们应该早点考虑这个问题。

拿 阿波菲斯(Apophis)举例,这颗公寓般大小的小行星,将会在2029年亲吻大气层,在其2036年返程时有可能撞击我们的地球。天文学家顽固地说这 不会发生。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它带来的就是相当于300吨级重的原子弹的冲击力,更不用说随之而来的火灾、太阳能中断和饥荒。

3.全球经济崩溃

3

图:2011年,希腊的一名抗议者将欧元的副本烧毁

在 经济危机发生的概率上,经济学家们产生了分歧,而专家和政客却喜欢用尽快走出经济萧条来拉票。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部分是因为这些预测可能会扭曲他们想要 建立的制度,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经济崩溃的根源不同,崩溃的根源可能是经济长期严重衰退,也可能是恶性通货膨胀失控。事实上,经济学家们仍然在努力解决已经 发生的经济衰退。

当我们看到中国撑起了境况不佳的股市,欧盟也在努力制定一系列适合成员国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政策时,我们能说的是那些预测貌似都不太靠谱。看到经济不景气、工作不稳定,甚至食物跟饮水都出现问题时,不论我们是否焦虑,这些问题都会只会在全球气温变暖或者能源枯竭时更加严重

也 许事态不会像这样发展。这就是让人沮丧的科学本质。毕竟存在着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同时.,中国的经济策略,包括借债成瘾都是过去的一个清算,这本有可能 振兴世界经济。在东亚某些地区,日本通过出口造成通货紧缩而引起货币战争。再说,日本可以通过研究改变我们的生活的机器人来引领世界,以此来避免这个争 议,或者结束这个争议。

2.机器人

2

图:一个机器人正在参加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机器人挑战赛。人工智能真的会接管我们社会吗?

有人说这个世界将毁于火海,也有人说将毁于冰冻。而另一部分人认为这个世界将毁于超智能的、狂妄自大的新人类手中。

一 方面, 很难想象我们会愚蠢到创造一个没有自动防故障装置的‘弗兰肯斯坦的科学怪人(Frankenstein’s monster)。但是你知道不难想象什么吗?一些车库黑客、实业家,在市场竞争、国家税收或恋物癖的驱使下,不断尝试直到造出人工智能的产品或者仿人工 智能的东西。

不管事态如何发展,世界末日不止存在于文学作品中,而存在于扼住我们喉咙的那些机器手里。对大规模劳动力转移及失业毫无准备的社会将可能面临金融危机和社会骚乱。一旦如此,数百万人将面临生存危机。

乐 观主义者坚持认为这些问题会自我修正,并且经济学家也持有相同观点。与因科技发展而减少的工作机会相比,技术进步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但即使忽略超 智能产品自我升级并在下一秒消灭人类所带来的风险,我们仍然面临着一个在社会和心理史上最具革命性的时刻。因为不管这个局面如何收尾,总会有我们没有准备 的状况出现,这足以酿成一场灾难。

1.第三次世界大战

1

图:印度士兵正在为一场枪战做准备

这世上没有比核战争、网络攻击及生化战争更糟糕的世界大战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当世界经济论坛问及各领域的专家,未来十年最可能出现及最糟的问题时,你猜他们预估了什么问题?

原因有很多:食品不安全和水污染、气候变化、金融危机、传染病和极大的社会不稳定。诸如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民族主义情绪日益高涨,扩大领土诉求更甚,日本的国民经济军事化和一小撮有恐怖分子的地区都加剧了世界的不稳定,一副恐怖的画面开始浮现。

当 然,有人会说全球化阻碍了大规模冲突发生的可能。但我们的损失远远大于我们所受益的。美国是中国最大的产品消费国,中国是美国的银行家,这两国相互间达成 了“自杀式”的紧密条款,被戏称为MADE(确保相互毁灭的经济,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即便如此,过去难以想象的几股具有紧密联系的势力仍旧引发了一 战,且几个主要的参战国与中美两国很多相似之处。

其次,他们并没有面临核灭绝的可能性。他们也没有像我们这样拥有卫星技术,能够帮助他们即时通信、无障碍交流的设备。所以,总而言之,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非理性的,但并非不可能。为什么不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些呢?

译者:ChenlingWan,小白菜,徐子桐,刘浩捷,向日葵

审校:喵喵   via howstuffworks

你还可以在微信上阅读我们的文章,微信公众号:Top10list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前十网所有。已在“初探网”进行了作品登记。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作者、出处。商业合作请联系bd@qian10.net。违反上述声明的,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