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历史

来自于古代DNA的10项惊人的发现

人类的大部分历史是被写在基因里而不是纸上的。我们能从一些基因中探索到真实意外的文化起源和那些拼死从流行病里活下来的生命演变,而还有一些则千年不变的基因。古代DNA消除了这些误解,但也揭示了新的奥秘。

10. 哥伦布大交换

10
欧洲人来到美洲地区的时候,也将肆虐的流行病带到了土著部落。由此产生的第一件悲剧便是“哥伦布大交换”。这一切始于1492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在这一年发现了新大陆。
在此之前,虽然在美洲地区有包括肺结核在内的病原体的存在。但是这次航行所带来的灾难却是史无前例的——天花、麻疹、黄热病和流感。
理论上来讲,美洲原住民千百年来都是与世隔绝的。但在2016年,科学家在研究钦西安人(Tsimshian)a的DNA时发现:现代钦西安人相对于古代钦西安人而言,他们的基因中有关免疫性的一部分有了很大的变化。
历史记载,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后,天花入侵到钦西安人的生活中。而遗传多样性研究表明:天花造成了钦西安人57%的人口死亡。
如今的钦西安人,他们的基因有别于他们的祖先:他们祖先的基因里有一种能适应该地区病原体的特殊序列;但是由于现代钦西安人曾遭受新兴疾病而存活下来,这导致他们的基因存在选择性进化,这区别于他们的祖先。

9. 爱尔兰的起源

9
爱尔兰的起源可以从一位新石器时代的女人和三位青铜时代的男人讲起。这个女人叫做Ballynahatty,她的墓穴建于5200年前,于1855年在贝尔法斯特发现。2015年,科学家对她进行了基因测序,发现和今天来自西班牙和撒丁岛的人具有遗传相似性。有意思地是,她的祖先就是来自中东。
而这三位男人的祖先来自黑海大草原(Pontic Steppe),与乌克兰和俄罗斯接壤。青铜时代,来自东欧的殖民者曾移居到此地。他们生活在4000年前,与现代爱尔兰人、威尔士人和苏格兰人具有最强的基因密切性。
爱尔兰人具有明显的遗传倾向——成年人可轻松消化牛奶(译者注:可称为乳糖耐受现象)和血色素沉着现象b,即铁质沉积。前面提到的那位新石器时代的女人和其中一位青铜时代的男人都存在基因紊乱,且携带了不同的变种。那位男子还具有消耗牛奶的遗传因子。四个人中没有一个与现代爱尔兰人的基因完全匹配,反而代表了一些凯尔特人的基因。

8.Koma Land人

8
所谓的Koma Land人曾居住在非洲西部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加纳。要不是由于他们怪癖的行为,考古学家可能完全不会注意到他们的文化。
所有遗留下来的Koma Land人都是粘土人物(terra-cotta figures),十分奇怪。这是一些十分富有想象力的雕塑,将动物和人类的特征刻在黏土上面,有时将二者混合在一起,埋在土堆下面。
研究者打算从史前古器物中提取DNA来判断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但令人沮丧的是,这些史前古器物已经埋在热砂里好几个世纪了,再加上干燥的环境,任何DNA都很有可能已经降解变成别的东西了。
不可思议地是,研究者在曾经被使用过的粘土器皿上,发现了其中含有可用的遗传物质的痕迹。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们还发现了车前草、香蕉以及松树的残留物,要知道这些物种在公元600-1300年并非本土植物。一定是由于当时完善的贸易线路,使得这些物种横跨非洲西部和地球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来到这里。

7. 不变的DNA

7
现在很难找到8000年都不发生任何变化的人体DNA。这是因为古代各地的人们疯狂迁徙,由此导致基因重组,但东亚大陆却是个例外。
1973年,在位于俄罗斯远东的“恶魔之门”(Devil’s Gate)洞穴发现了人类的残骸中,科学家从一位石器时代的女人身上提取了DNA,由于受到自新石器时代以来的一点基因干扰,她的基因和该地区当代的某个族群是匹配的。
同时也与通古斯语人(Tungusic)的族群匹配,包括来自中国的鄂伦春族(Oroqen)、赫哲族(Hezhen)。
现在仍然讲通古斯语的是乌尔奇人(Ulchi)。他们生活在俄罗斯与中国、朝鲜的国土边境,有两点非常引人注目:首先,他们现在仍然保留着古老的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第二,他们似乎是在“恶魔之门”发现的那位女人的直系后代,基本上是和她来自同一群人。

6. 莫塔人(Mota)

6
莫塔(Mota)是一位远古埃塞俄比亚人,是他改写了非洲的移民史。在发现他之前,人们认为现代人类是在7万年前离开非洲,移民到中东、欧洲以及亚洲之外的地区,这一切发生在中东和土耳其的农民回到非洲角之前。但是研究莫塔(Mota)的基因发现,他死于4500年以前——在人们认为的亚欧人迁移到非洲以及东非出现农业之前。
这位埃塞俄比亚人莫塔(Mota)的名字取自于发现他的莫塔(Mota)山洞,他成为了古老非洲历史中第一个接受基因组测序的人。莫塔(Mota)的年龄比欧亚人公认的故事还要老。他没有非洲之外的人的基因,因为他既没有浅色的皮肤和眼睛,也不能像来自土耳其和中东的人一样能消化牛奶。
但是在深入了解莫塔(Mota)神秘祖先的过程中,研究者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如果莫塔(Mota)的欧亚祖先是LBK人,这个来自德国的有着7000年历史的LBK文化。欧亚人移居非洲并在非洲大陆上繁衍生息的故事便不一样了。

5. 消失的母亲

5
近来,研究者对两个王室贵族的牙髓的新发现解开了古老维京的一个秘密。斯文二世(Sven Estridsen),最后一任统治丹麦的维京君王,逝于公元1074年。他与他的母亲厄斯特里德(Estrid)都葬于罗斯基勒大教堂。厄斯特里德的遗体被放置在教堂祭坛的一个柱子中。
没有人怀疑过墓穴里保存的是否是斯文真身,但在漫长历史当中,不少专家学者质疑墓中女人的真实身份。
幸运的是,有一种直接的方法来证实直系母子关系。只有母亲会将线粒体DNA(mtDNA)传递给后代,且基因的的排列顺序与母体保持一致。
斯文和厄斯特里德的的线粒体DNA 有两处不同。并且她不但不是他的母亲,而且很年轻。据记载,厄斯特里德的年龄是70岁,但是这个在柱子中的女人才35岁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国王有两个儿媳,她们的名字都是厄斯特里德,并在后来成为了王后。考虑到她们较小的年纪、名字和王室关系,我们有理由推测是她们中的一个被埋葬在了罗斯基勒大教堂。

4.伦敦多样性

4
伦敦人的祖先在将近2000年前就在这座城市定居了下来。伦敦博物馆的四具人体骨架使得研究人员对他们的祖先及其样貌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四具骨架中保存最完整的一具骨架是“兰特街少女”。这个十四岁少女的DNA说明了她在北非地区长大,但她的线粒体DNA(mtDNA)来自于南欧和东欧地区。她有着蓝色的眼睛,但是她的骨架特征却和撒哈拉以南地区的人相符合。
“曼塞尔街的男子”是一具45岁男子的骨架,他的黑眼睛和黑发是和他母亲的北非血统相统一。他从小生活在伦敦,并且患有与糖尿病相关的骨科疾病。研究结果之所以出人意料,是因为当今社会,这种疾病在西方人中较为常见。
在一个埋葬着许多面目全非的人体残骸的深坑里,研究者发现了可能属于一位角斗士的遗骸。他出生在伦敦以外的地方,携带着来自西欧和中东的线粒体DNA,在这里度过了靠体力生活的36至45年。
“哈珀道的女人”(上图)是一个拥抱罗马文化的英国人。(她的墓室装饰着大量的罗马文物。)她的DNA展现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她从外貌上看是女性,而从基因看,竟是一个男性。

3.欧洲人的消失

3
澳大利亚的科学家试图解释一个移民之谜——结果却发现了另一个——为了判断土耳其农耕者是否曾在大约7500年前定居欧洲,研究人员着手研究了德国和意大利出土的人体骨架,发现这些古老的骨头来自于7500至2500年起各种不同的文明。
这项研究发现,第一批泛欧人的确是从土耳其迁移过来并且繁衍生息。接着,因为一些神秘原因,他们的基因印记在约4500年前消失了。
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这都不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大约在那个时期,一件未知的历史事件的发生导致了大规模突然的人口迁移的爆发。这场迁移意义十分重大,永久性地改变了欧洲的人口和基因宗谱。
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群体是谁或什么因素使他们大规模迁徙,以至于替代了整个地区的基因。一个关联较小的猜测是他们是伊比利亚半岛钟杯战斧文化的农耕者,在凯尔特语言中也留下了独特印记。

2.强大的希腊女人

2
过去,考古学家认为古希腊女人就像私有财产一样,而新的DNA证据可以证明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前往希腊的考古遗址迈锡尼实地勘探,想要发现有关于欧洲第一个城邦的建立者的更多信息。
迈锡尼统治者的墓穴出土了35具骨架,但是只有4架保留了足够分析的DNA。其中仅有的一个女人骨架令人大跌眼镜。她只是某一个男人的妻子、四具保存完整的骨架中的一个个体,因而她的豪华墓室被很自然地推断是其丈夫的强大势力的反映。
然而,DNA试验和面部结构重现说明这四具骨架是有亲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专家认为,她和他们有着相同的地位和影响力,这足以说明女人也可以拥有强大的统治力。提出了这个全新的观点的考古学家认为,过去的结论之所以会失真,是因为早前的考古学家几乎都是男性,基于偏见,他们始终以男性主导的视角来看待远古社会。

1. 蓝眼山洞人

1
2006年,西班牙西北部的一个山洞深处发掘了两具人体骨架。这两具骨架的主人都是生活在7000年以前中石器时代的男人,年龄约莫三十岁。他们的骨架保持了较为完整的形态,但是仅能从其中一种的臼齿中提取出有效DNA。研究结果动摇了一个长期以来的进化观点。
这个男人的基因组展现了他惊人的样貌。他有着黝黑的皮肤,乌黑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之所以说他不同寻常,是因为研究人员认为他是一个现代欧洲人,而这类人群被普遍认为是浅色人种。出人意料的眼睛颜色说明蓝眼的基因突变早于浅肤色的基因突变。而在从前,这个结论是反过来的。
这具男子骨架同样给另一个观点以重击。起初,科学家认为人体免疫系统的突然增强,主要是因为后来成为农耕者的人们需要抵御动物病菌的侵扰的能力。但是中石器时代的人们过着采猎生活,早已有了抵抗力。当今,与他基因最接近的亲属是瑞典人和芬兰人。

译注:
a钦西安人:北美洲北太平洋沿岸印第安人。
b血色素沉着症:是一种由于高铁饮食、大量输血或全身疾病造成体内铁质储积过多,铁质代谢障碍所致的疾病。

翻译:张阳

via listverse
1-5:子璐

你还可以在微信上阅读我们的文章,微信公众号:Top10list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前十网所有。已在“初探网”进行了作品登记。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作者、出处。商业合作请联系bd@qian10.net。违反上述声明的,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