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争议

十种对女权主义的误解

你正很舒服地坐着吗?我们并不想吓到你,我们只是想聊聊F开头的词。不,不是那个词。 我们要谈的是女权主义。
从后排传来的那种震惊的吸气声差不多已经说明了人们现在的感受。当下女权主义代表很多事物,而其中的许多饱受争议。女权主义是战斗口号,也可以是一个脏字。女权主义被在推特上带着愤怒地转来转去。女权主义是对抗一个有右倾倾向的世界的焦点。
至少,那很可能是你正在听到的。我们不能责怪你。广播谈话节目、社交媒体、大街上愤怒的民众合力将女权主义塑造成十分疯狂而且(或者)十分凶险的事物。然而事实有点……不大一样。透过那些头条来看,你就会发现女权主义是如此宏大、如此复杂,而且和你所能预期的如此不同。
10. 女权主义等同于自由主义
让大多数人描述一个女权主义者,他们会想象出一个年轻、世界主义、受过大学教育的千禧年女孩,内心秉持的社会观点和经济立场靠近列宁的左派。尽管这些人也存在,但他们远不能代表全部。对应着用伯尼•桑德斯的海报装饰的墙壁的女权主义者,也有另一些女权主义者的墙上则张贴着反对堕胎的海报。
不管社交媒体过去怎么告诉你的,有很多的女权主义者,与其说他们的社会观点接近伊丽莎白•沃伦还不如说接近罗纳德•里根。比如说,得克萨斯州新浪潮女权主义坚定地反对堕胎。还有“权利女性团体”,一个庞大的商业网,核心理念是自由意志主义的政治哲学和公开市场价值观。两者都是不小的团体,代表了右倾女权主义的一部分。
女权主义本质上仅仅意味着相信女性的平等权利。承认这一点,你不必特别开明。正如众多不同的女权主义团体所展示的,你可以是保守主义的女权主义者,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者,甚至同时是共产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而不必妥协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10
9. 女权主义总会为女人投票
另一误解是女权主义意味着永远支持女性,不管她有多少不足之处。2016年美国大选驳斥了这一谬误。差不多共和党和民主党中每一个人都认为女权主义者会自发为历史上第一个重要的女总统候选人投票。似乎无需动脑,对吗?
其实不然。很多女权主义者说一个女性得到多数党提名并不代表她们非得喜欢她。女权主义者并不是不思考的机器人,被编排了“女人好,男人坏”的程序。对于很多人来说,因为希拉里是女性就希望她赢就和你想让杰夫瑞•达莫当总统仅仅因为他是个基督徒是一个道理。
不管学究们说了什么 ,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很多女权主义者会因女性被提名而感到高兴,但认为共和党更有能力解决当下紧迫的问题。同样,甚至一些自由派的女权主义者认为希拉里是很糟糕的候选人,也不会是个好总统,尽管他们也为女性被提名这样一个里程碑感到欣喜。本质上,女权主义关乎赋予女性自决的能力,即便(或者尤其是)那些决定会与既成的正统背道而驰。

9
8. 只有女人才能支持女权主义
至此为止,你很有可能已经注意到这篇文章是男性署名。没错,我们为这篇文章选定的作者无可置疑是一位男性。有些人可能会感到惊讶。难道女权主义这个名称不是有意排除了男性吗?
我们礼貌地表示不同意。不管你信不信,有很多男人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他们当中大约只有0.01%这样做是为了和人上床。
现在,在我们继续探讨之前,应该指出这是一个雷区,即使对于像我们这样聪明又多才多艺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女性的女权主义者已经写过很多文章,力图说明男性女权主义经常是绑架她们运动的混蛋。换句话说,已经有了很多的女性作家,还要让一个男性作家涉足女权主义,就像是在埃米琳•潘克赫斯特的脸上打了一拳。
我们不能否认那可能是挺奇怪的画面。但那正是女权主义的魅力。它不仅吸引女人。就像白人曾经与马丁•路德•金一同游行,也有很多男人真心在乎女性的权利。幸运的是,有很多女性主义团体积极地欢迎他们加入。每个男人都有母亲、姐妹、女朋友、女性朋友,不想看到她们因为性别而受到歧视。改述艾玛•沃特森著名演讲《他为她》里的话,性别平等也是男人应该在乎的问题。

8
7. 女权主义对抗男性
这种误解和上一点有些联系。那些只是通过推特了解女权主义的人可能认为女权主义就是要搞垮男性。这似乎是使命宣言的一部分,对吗?至少可以说,女权主义者可能并不关心男人的问题。
并不尽然。在过去的几年中,女权主义活跃分子已经不怕麻烦,将涉及男性的不平等问题视为奋斗目标。更重要的是,她们已经取得成功。
仅仅是几年前,如果一个男性被强奸,联邦调查局不会感兴趣。因为他们对强奸的定义限定于对女性的侵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男性可能而且也确实会受到性侵犯(毋庸置疑概率比女性要低得多)。仅仅在女权主义运动之后,联邦调查局才开始录入男性强奸案的数据。然后才有“军队中的性侵犯”事件。几个男性幸存者团体直接产生于女权主义支持网络。
然后有了整体的图景问题。本质上,女权主义推翻男权文化既可以改善女人的生活也可以改善男人的生活。你可能不大同意这个论断。但这种论断确实来自要帮助男性的真诚愿望。

7
6. 只有一种女权主义
人们看待女权主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把女权主义看成一个庞大的整体。这就像说美国、新加坡、瑞典和挪威可以互换,因为它们都是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女权主义有不同的口味就像当地沃尔玛超市里的早餐麦片。
多年来,女权主义至少历经了三波浪潮。第一次女权主义浪潮,源自妇女参政论时代,关心女性选举权以及在法律面前的平等。然后第二次女权主义浪潮,焦点在家庭暴力、婚内强奸、性剥夺及隐性暴力。最后第三次女权主义浪潮,明确相信女权主义者和女性一样多,相信黑人女性、同性恋女性、亚裔女性等等都有不同的经历。也许会有第四次浪潮,取决于谁在计算这个数字。
尽管这些浪潮都是“历史性的”,还是为区分某个既定的人相信哪种女权主义提供了便捷的导向。所以,某些人可能认同第三次女权主义,而其他人会觉得第二次女权主义和自己更相关。而每一次女权主义浪潮内部还有分支。简而言之,女权主义和基督教、保守主义、自由主义或者《神秘博士》的影迷一样,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

6
5. 女权主义存在于社交媒体
也许你来自一个小镇,镇上几乎没有人公开承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也许你所在的地区人们只是不喜欢公开宣扬自己的身份。那么,认为女权主义存在于社交媒体似乎很合理。毕竟,报道上总是这么说,经常与“激进主义”、“推特风暴”和“运动”这样的词连在一起。
千真万确,很多女权主义活跃分子在推特上工作。而且,她们中的很多人带头开展线上激进运动。但是相信社交媒体上的女权主义是全部女权主义的代表,就像相信驯蛇者代表所有基督徒,或者相信极右分子代表所有的特朗普支持者。
毫无疑问,很多女权主义者践行网上激进主义。但是更多人甚至没有推特账号。那些动静最大的人自然获得最多的注意。而如果你恰巧是个保守的人,那么你自然而然会注意到那些声音最大的人。这样来看待这个问题。大约60%的美国女性要么视自己为女权主义者(43%),要么视自己为坚定的女权主义者(17%)。单是在美国,就差不多是1亿女性。推特只有六千七百万的美国用户。即便他们全部都是女权主义者,也还有大量的女权主义者做着自己的工作,和推特不沾边儿。

5
4. 女权主义者全部认同同样的事实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回到宗教的类比。宗教不同教派对教义都有不同的理解,女权主义的不同流派也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特定数据。对一个流派为真的,对另一个流派来说也许为是假的。
比如说校园性侵犯。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这是个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相同的。或许你听到的数据是五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并且认为所有的女权主义者都相信这个数据。并非如此。举个例子,克莉丝汀•霍夫•夏默斯和事实女权主义团体相信这个数字被夸张了。然而,他们依然为了校园性侵现象奔走呼号。
就像大多数你所看到的其他数据。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团体谈论收入差距,另一派保守女权主义团体则认为注意力应该放在别处。这种分歧并不能说明一个团体是“骗子”或者是“虚假的女权主义者”。这只意味着使他们联结在一起的是相信女性不应该被歧视,这个事儿比任何事儿都重要。

4
3. 燃烧胸罩是真实事件
我们不久前在另一篇不相关的文章中驳斥了这一观点,但是值得在这个语境之下重申一遍。我们所知道的燃烧胸罩的概念,也就是一群愤怒的女大学生把自己的胸罩扔进熊熊燃烧的垃圾桶,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没错!我们大多数人对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女权主义的最本质印象就像你的朋友布雷兹说一度他可能和斯佳丽•约翰逊发生关系一样,根本荒谬。
这个故事之所以存在归根于越战和媒体疏忽。那个时候,男人烧掉他们的兵役应征卡逃避战争。媒体无休止地报道这些焚烧应征卡的行为,却一直忽视女性妇女解放运动的抗议。一个女权主义记者,林德赛•范•杰尔德, 有意将两件事联系起来,希望焚烧这个象征性的动作会使妇女解放运动和反战运动一样合法。
不幸地是,她的计划完全事与愿违。男性主导媒体对一群疯狂的燃烧胸罩的年轻女性欲罢不能。这个故事病毒一般流传于20世纪60年代,被广泛引用,现在成了大多数人知道的关于女权主义头等事儿。

3
2. 女权主义厌弃传统,排斥女性化
传统对于人类来说至关重要。 传统巩固我们的文化,凝聚不同的社会团体。所以,当一群女权主义者以进步之名强迫世界抛弃传统,我们该反击了,不是吗?
和我们这篇文章上的其他条目一样,事实情况复杂的多的多。听着,女权主义不是要把孩子连同洗澡水一同扔出去。在选择拥抱你喜欢的传统时,依然有很大的空间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
就比如说女性在婚后要使用丈夫的姓氏。在某些层面,这显然是最不女权主义的事儿。但是在另一些层面……有很多女权主义作家选择使用伴侣的名字,因为她们想要这样做。就像有很多女权主义者认为成为一个全职妈妈和成为一个CEO一样赋予人力量。又或者有生性柔顺的女权主义者,有喜欢化妆的女权主义者,热衷于与传统男性约会的女权主义者。
重点在于,这些女人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受他们丈夫的名字,或者成为家庭主妇,或者穿传统的女性化的服装。女权主义关乎进行选择的能力。

2
1.我们不再需要女权主义
生活在西方世界,很容易会认为女权主义不再被需要。现在女性可以和男性平起平坐了。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听一听这些不幸的事实就会让你心灰意冷。
在世界的一些地方,切除女婴的生殖器的行为仍然被允许,在余生她们会因此失去小便的能力,也不会再有性快感。在另一些地方,一些青春期的女孩会被强迫嫁给五十几岁的男人。全球,每年有5000名女性以“家族名誉”的名义被屠杀。在像印度这样的地方, 硫酸毁容的事例在上涨,英国也是。我们还没有说在像非洲这样的地方令人震惊的教育差距;在战区,女人所经受的匮乏的健康保障和性侵犯。
所以说女权主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还是需要的。希望终有一天,事物均衡和谐,我们再也不需要女权主义。

1

译者:于亭

via toptenz

你还可以在微信上阅读我们的文章,微信公众号:Top10list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前十网所有。已在“初探网”进行了作品登记。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作者、出处。商业合作请联系bd@qian10.net。违反上述声明的,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