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犯罪

10个关于家暴的惊人事实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数据显示,每年约有一千万人均不同程度地遭到来自配偶的暴力侵犯,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那些受到父母虐待的儿童的数量。家庭暴力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阻止家暴发生的同时也要防止其扩散,这也是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下面我们谈论的一系列有关家庭暴力和施暴者的事件,都令人痛心。其中一些事件使得阻止施暴者或终止家暴循环变得困难,而有些法律原本旨在保护每一个人,却使施暴者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他人而不受法律约束。

10 许多施暴者说服受害人撤回作证而逃脱法律制裁
家暴者最后通常被捕,因为邻居们会因受到惊扰而报警,或由受害者亲自报警。在这些情况下,警察通常会拘捕施暴者,并从受害者那里得到一份证词。这份证词对于指控施暴者尤为重要,甚至能让他们蹲监狱,但遗憾的是施暴者常能逍遥法外。很多受害者要么依附于施暴者生活,要么害怕被报复,最终他们会撤回证词。
这让检察官们很难真正地跟进案件,也意味着施暴者能逃脱法律制裁。更糟糕的是,如此一来,受害者最终又回到了施暴者身边。有时这意味着孩子们可能依旧在遭受家暴。在有时间思考如何保护施暴者不受法律制裁后,受害人极其容易撤回证词——很显然需要扭转这种情况。检察官要把案件处理得更加严密,这样至少能让那些危险的家暴狂无法随心所欲地施暴。

10

9 许多家暴受害人逐渐认为自己受罚是应该的
许多受虐者会一直和伤害他们的人在一起,那些从未经历过家庭暴力的人会提出疑问:“你为什么不一走了之?”很多人并不理解家暴发生的原因,不过内疚感和缺乏自尊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那些想要操控他们的人会费尽心力地削减受虐者的自我价值感,让他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只有当施暴者给予他们赞扬和所谓的“爱”时才能找到一丝存在价值。这也意味着受虐者洗脑式地认为施暴者做什么都是对的,他们对自己非常重要,而自己犯了错受到打骂是理所应当的。
这导致他们越来越没有自尊,更不会去求助了,而施暴者就像对待猎物一样把他们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既然受虐者都觉得自己受罚是理所应当,那些施暴者便更加为所欲为,而此时受虐者还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遭受过虐待的人都应该记住:你永远都不该受到虐待,这绝对不是你的错,即使你曾为他们找借口开脱,或者眼看着他们逃脱法律制裁,但家暴依旧是不对的,不管怎样他们都没有权利侵犯你。

9

8 经常遭到家暴的人长大后会成为施暴者
许多人以为这是个光明灿烂的世界,那些经历了可怕事情的人们会从中吸取教训,再也不会想到对别人做相同的事。可悲的是,我们所在的真实世界并非如此。虽然大多数受虐者想方设法去打破这个暴力循环,但有仍有很多人深陷其中,且数量惊人。有数据表明,曾遭受过虐待的儿童中,有30-40%的人长大后会成为施暴者,这一数字比许多人所认为的要高得多。
实际上,儿童时期的发展至关重要,受虐儿童在年幼时就学会了暴力,这使他们无法与父母形成牢固的安全依附型关系,在今后也难以与其他同龄人形成这种关系。专家认为,通过适当的干预和教育,能让更多的人打破暴力循环,但这项工作非常艰难。一个在幼年就遭受家暴的人已经遭受了巨大的创伤,而尽早向他们施以援手是至关重要的。

8

7 男性也会成为家暴受害者,但甚少公开
当有人说男性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时,人们要么把它当作笑话,以为你是在谈论同性恋者,要么以为你是一个想要表明观点的维权人士。其实男性遭受家庭暴力的情况远比许多人所想象的更普遍,但可悲的是,大部分人没把这当回事。总体而言,人们大多认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多为女性,实际上有40%为男性。但和女性不同,男性很少公开自己受到家暴。许多男性担心自己的遭遇得不到重视,就算告诉他人,也没人相信男人会受到别人尤其是受到女性的虐待。
对男性同性恋者而言,处境可能更艰难,很多人不认同他们的这种关系,因此他们能交流倾诉的对象就更少了。很多人不尊重同性恋者,认为在恋爱关系中“女性”的一方也经常会闹别扭。出于羞愧,同性恋或异性恋中的男性一方通常不会公开自己遭到家暴,因为社会教导他们在任何时候都要坚强。可悲的是,这意味着许多受到家暴的男性会更加孤立无助,不断受到伤害。

7

6 许多家暴受害者为了孩子而选择留下
很多人想知道为什么家暴受害人会选择留下,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孩子。大部分受害人担心一旦自己离开,孩子会完全暴露在施暴人面前。更糟的是,如果受害人没有带着孩子一起离开,施暴者就会伤害他们的孩子。然而,如果受害者没有事先得到法院的正式许可就私自带孩子离开,施暴者便能得到孩子的法定监护权,如此一来反而对受害者不利,他们更会如坐针毡。
受害者必须联系警方并正式提起诉讼,因为他们知道,等待法庭审理需要一段时日,在此期间,他们自己或孩子可能会受到施暴者的伤害。当审判接近尾声,在很多情况下,施暴者会变得丧心病狂,甚至穷凶极恶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受害者会因此胆战心惊。由于法律的生效速度不尽如人意,许多受害人只能依旧保持沉默,并且为了保护孩子而承受施暴者的横眉竖目和拳打脚踢。一个怪兽妄图控制他们于鼓掌之中,被这样的恐惧深深笼罩,他们的出路却寥寥无几。

6

5 沾染毒品的施暴者往往自以为是个好人
很多施暴者吸毒,大多数人可能都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经历过家暴,更多则是因为他们自身的恶劣行径,不管是出于这两种原因的哪一种,都会使他们成为最让人头痛的施暴者。这种类型的人在神智清醒的时候就是好好先生,但有时却恰恰相反——因为只有当他们有毒品可吸的时候才会露出善容。但是,一旦他们精神失常,就会伤害身边的人,连孩子和配偶都会遭到他们虐待和摧残。
这些暴虐的瘾君子还会觉得自己仍然是好人,并把施暴行为解释成是受到毒品影响造成的。他们不停地告诫自己要戒毒,但借词卸责很容易,因为他们往往忘了自己在丧失理智的时候干了什么。悲剧的是,配偶因为目睹过施暴者有时会变得很友善,也会为他们辩护,并相信“友善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对方”。 对于像这种滥用药物的人,通常需要对其进行严格治疗,而曾因家暴受过重大伤害的人,当他们处于某种特定的精神状态时,就会开始攻击他人。他们不一定是恶人,但他们可能的确应该呆在某个无法伤害他人的地方。

5

4 好心的配偶保护了施暴者,却招来他们对孩子更多的伤害
一些配偶天真地认为自己的伴侣虽然有家暴倾向,但实际上是个好人,哪怕天荒地老也会护着伴侣,在他们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在这种情况下,配偶大多可能并不是家暴受害者,孩子们才是发泄对象。有时候,有些配偶对伴侣的爱和忠诚是如此盲目,以至于对到底什么是身体虐待不管不顾,而仅仅认为那是一种对孩子“严厉的爱”。
在这种让人痛心的情况下,需要家庭成员、老师或其他人的干预来引起注意,即便如此,处理起来通常也会异常艰难。有的配偶认为打骂孩子只是出于严格的家教,而他们忠实的伴侣实际上非常温柔。他们会不遗余力地为施暴者辩护,而孩子则会继续受到伤害。有时他们不愿承认自己的爱人既暴力又危险,而有时他们也不明白自己和配偶是如何伤害到孩子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并非怀有恶意,只是不理解,当体罚过度,他们自己或者一个强壮的成年人会对孩子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陷入这样的困境,一些人终于意识到出了问题,但又不确定这个僵局是否到了需要以婚姻为代价去处理的地步。对孩子们而言,这可能会引发又一轮危机,循环不止。

4

3 家暴者通常很可能虐待配偶和子女
虽然我们讨论的是只有一方或双方父母都在虐待子女的情况,而不是他们互相伤害,但更常见的情况是虐待他人。那些有暴力倾向的人在伤害他人时往往不会因对象不同而有任何差别。通常他们都受到过伤害,并以折磨他人来平息内心的痛苦和创伤。不管是出于愤怒,还是药物作用,当内心情感达到一定程度,他们发泄的目标通常是最亲近和最容易接触到的人。
这就意味着,在很多情况下,虐待配偶意味着也会虐待儿童,反之亦然。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虐待配偶的人不仅有可能虐待他们的孩子,还有可能进行性虐待。面对公众时,他们通常会以良好的形象示人,同时对自己的家人进行残酷的精神控制,以确保他们不会泄密。
很多施暴者都有自己的特性,这是其他人对他们看法一致的地方之一。有时候他们行事卑鄙,有时候又好得让人害怕。曾有一项研究对1000名受过虐待的妇女展开调查,结果显示在70%的案例中,儿童遭到家暴,问题也往往源于她们的配偶。更糟的是,家里的孩子越多,他们遭到家暴的可能性就越大——虽然孩子受到的虐待通常不像配偶受到的那么残忍。

3

2 大多数有身体虐待情况的家庭也存在性虐待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有身体虐待情况的家庭通常也存在性虐待。这种情况可能比大部分人认为的更加普遍。虐待妻子的人,有4到6倍的可能性会性侵子女,约7倍的可能性殴打子女。有调查显示,在对子女进行过性虐待的人中,有一半人也会殴打妻子。如今专家们建议,对配偶有家暴史的家庭,有关部门应该重视起来,他们的孩子很有可能正在遭受身体虐待和性虐待。
有研究人员提醒说,人们不应过于关注身体虐待或性虐待方面的问题,而忽略了家暴的根本原因或无形的暴力。这些施暴者往往非常擅长从心理上操控受害者,并且形成了一种会伤害他人的行为模式。对于这些人,不能用简单方法去教育他们不要伤害别人,因为问题比这复杂得多。施暴者过去的生活经历或受教育环境都存在严重问题,哪怕他们愿意作出改变,能恰如其分地改善他们的行为态度可能也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2

1 施暴者通常最终会得到孩子的部分监护权
大多数人会认为,当有人遭到配偶家暴而决定离开,孩子们的监护权无论如何都会被法院判给他们。不幸的是,最终施暴者至少会得到子女的部分监护权,而孩子们往往身陷险境——如此一来,等同于允许他们继续对孩子进行身体和精神伤害。受害者有时会抛下孩子离开,即使他们正大光明地申诉自己受到虐待,也很难得到孩子全部的监护权,因为你抛弃了孩子独自离开。
另一方面,就算带着孩子一起走,你也可能失去全部或部分监护权。究其原因,直到法院作出判决之前,你的配偶依旧对孩子有部分监护权,所以如果你没有得到法院的许可就擅自带走孩子,就很有可能失去监护权。有事实表明,为家庭暴力作证有时陷入了“据他或她讲”这样道听途说的局面,就算孩子作证,有时也可能不可靠。他们可能对实际情况一知半解,或可能为了与自己喜欢的父亲或母亲在一起而撒谎。
有一个很可怕的案例,一个女人和一个有家暴倾向的男友进行了短期相处,后来他又和她取得了联系,发现这个女人已经有了孩子,而自己就是孩子的父亲。为了能联络她,该男子要求得到孩子部分监护权,虽然他们此时已经不再是恋人了。实际上他这么做只是想刁难这个女人。在男子得到孩子部分监护权后,这个女人非常害怕自己的孩子会受到他的控制,于是她带着孩子逃往全国各地。不幸的是,这样一来她就失去了对孩子的所有权利,而最终孩子永远落入了她的虐待狂前男友手中。这个让人痛心的案例表明,对于正确处理家庭暴力事件,让正义得到伸张,让孩子们最终能判给可以好好照顾他们的人,我们依旧任重道远。

brown gavel and open book on a wooden table of the law in the courtroom

via toptenz

译者&审校:书寰

你还可以在微信上阅读我们的文章,微信公众号:Top10list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前十网所有。已在“初探网”进行了作品登记。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作者、出处。商业合作请联系bd@qian10.net。违反上述声明的,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Loading